剩下500字

青年医生做科研困境何解

发布日期:2018-06-29来源:健康报医生频道发布人:感控雏鹰

压力“双肩挑” 

青年医生缺乏支持、引导

以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青年工作者为例,他们基本都是刚进入工作岗位的毕业生,在工作和生活方面面临着一些现实困难。

QQ截图20180629101938.jpg

首先,青年医生临床、教学、科研压力大。如何协调临床与科研两者的关系,保证在提高临床诊疗水平的同时不断提升科研能力,是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青年科技人员成长的最大难题,也是医院复合型人才培养过程中必须重视并加以解决的关键问题。


其次,项目、平台资源支持乏力。医院青年工作者对科研充满激情,思想活跃,思维敏捷,最易被激发出科研创新能力。但青年科技人员又存在许多难以避免的问题,如工作基础薄弱,科研根基不牢,缺乏学术影响力和必需的实验条件,获取科研项目、研究经费和学习培训的机会明显弱于中年甚至老年科技人员等。医院如不能在这些科研资源方面给予青年人才全方位的扶持与支撑,将在很大程度上削弱青年科技人员的科研热情,阻碍他们的发展。


此外,符合人才成长机制的引导通路缺乏。青年人才大都缺少独立进行科学研究的经历,离开导师后,难以建立系统的科研思维,缺乏持续有效的指导,独立开展科学研究和申报项目的经验和能力尚有不足。还有部分青年科技人才承担了科研任务后,在开展工作、设计实验方案、撰写研究论文等方面,遇到不少困难。这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他们的积极性,使之产生畏难心理。还有少部分青年科技人员不能正确认识科研道路的曲折性和不确定性,只重视眼前的收益,缺乏发展的远见,存在焦躁情绪和急功近利的思想。

多管齐下 

为青年医生成长加把劲

QQ截图20180629102637.jpg

只有重视医学青年科技人才成长中面临的突出问题,切实有效解决问题,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01

建立有利于青年人才脱颖而出的分类引导机制,实行精准培养。

根据人才特点、个人兴趣爱好和自身优势进行分类引导,建立临床主导型、科研主导型等不同人才培养体系,搭建各具优势的青年人才上升通道,实施精准培养,为不同类型青年人才成长搭建空间,发挥不同类型人才的专长和作用。

02

提供科研启动资金和平台,解决资源短缺和平台欠缺问题。

维持医学青年科技人才的科研热情和科研思维,首要策略就是给予青年人才最大程度的政策倾斜,帮助其走出科研资源和平台短缺的困境。


医院要不断创新科技资源配置方式,积极引导青年科技人员开展创新性研究,积极为青年人才提供专项科研启动经费和平台。配置各种配套科研专项资金,缓解青年科技人才的经费压力,解决资源和平台短缺问题,促进他们开拓科研思路,积累课题管理经验,培养团队合作精神,完成从学生到课题负责人的思想和实践转变,使其逐渐成为医院科研和临床学科的中坚力量和骨干人才。

03

建立宽容失败、鼓励探索的青年人才绩效评价机制。

科学合理的绩效考评机制是保证政策支持发挥实效的关键,但是在考核过程中必须意识到科研产出具有特殊性,对青年科技人才的绩效考核更不可急功近利,要避免以短期内明确的论文发表,以及科研课题中标数量等硬性量化指标来衡量绩效产出。


要允许研究过程中失败、曲折、变化等情况发生,并积极给予帮助解决。对于每个青年科技人才及其开展的每个项目,要制定个性化的考评指标,定期或不定期汇报项目进展及存在的问题,核查项目开展中的实验记录等原始材料,坚决杜绝获得经费支持后不作为的现象发生。

04

第四,建立有利于青年人才发展的合作交流平台,营造浓厚的科研氛围。

刚入职的青年工作者大多不能充分融入现有的科研团队,但闭门造车、单打独斗的科研方式又很难取得进步。因此,医院要为青年工作者搭建高水平的交流合作平台,在科研过程中向青年工作者提供专业指导,以加速青年科技人才成长步伐,使其少走弯路。通过实行“请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的人才培养模式,加强与国内外、省内外同行业专家的交流学习,为青年人才业务和科研能力提升提供良好环境。

05

可实行科研假期制,鼓励具有探索精神的青年科技人才投入科学研究。

借鉴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经验,若想让有志成为临床和科研复合型人才的青年有较为充足的时间从事医学科学研究,医院人事、医务、科研等管理部门需携手对医院临床业务工作的人员配置进行合理安排,根据研究者个人在研课题的需要,每年给予青年人员一定时间的带薪科研假期。

06

建立医学与人文相交融的内涵式人才培养模式。

建立医学与人文相交融的内涵式人才培养模式。在青年人才的培养过程中,尤其要促使其建立“从临床中发现科研线索,在科研中解决临床问题”的思维模式,培养综合实践能力。


除了科学思维,道德修养、哲学素养、文学和艺术素养等人文素养的提升也不可或缺。“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胜德谓之小人”,帮助他们树立一个科学的世界观,明确自己肩负的科学使命及社会责任,同时能促进他们陶冶自己的身心,从而更有利地从事医学科研工作。

(文/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孙良丹)